阿氧_O

💙俺たちのソング❤️
晚期猫疾

山组SO/山河故人02

画风突变。


到了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一个人写的地步。


内有模特,注意避雷。


想到哪里写哪里是真的。





二宫看着樱井走出花店门的背影倒像是逃跑一样,转头问道


“看来你们聊的并不是很开心啊,翔桑一看到我就要走,呐,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


二宫也知道从大野嘴里问不出什么,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也就懒得管他了,径直走到阿贵面前摸它的头。


阿贵一脸享受,眼睛都眯起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要不是说什么人养什么样的宠物,你看阿贵是不是和你一样?”


“什么一样?”


二宫从大野的膝上抱起了猫顺毛


“一样喜欢睡觉啊,不过阿贵可比你讨喜多了。起码它知道对喜欢的东西摇尾巴啊~”


大野听出他话里有话,可是自己又没法反驳


“呐~大叔,你不会真的听爱拔氏的“爱就是不去打扰,看着他幸福”这种话吧?


拜托,他那时候看晨间剧痴迷到不行,你又不看好吗?


而且你又不知道翔桑是不是幸福。”


大野还是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二宫一下子火上心头。


“你到底想怎样啦?


当时说不敢去找他,怕打扰他的生活,


现在他回来了,你还是没有勇气吗?


别跟我说那个喝醉了一直喊着“翔君”的人不是你。”


二宫皱着眉看着他,眼里满是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两人仿佛赌气一样,什么都没有说。


直到松本润从隔壁过来找人,二宫才回去。


临走也只留下一句,“随便啦,你想怎样就怎样,随心就好。”

 

 


大野一直看着窗外,阳光一点点变淡。


阿贵舔了舔前爪,跳到它的主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下。

 

 

 


 

二宫和也一直觉得上辈子是亏欠了大野智或者樱井翔,或者是两个人都亏欠了。


不然他为什么要为了这两个人操心?


“因为你放不下啊。”一直听着自家表哥吐槽的松本忍不住出声。


“这两个人分明就是来找我讨债的嘛…”


“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嘛,nino你一直把他们当朋友啊”


“啊是吗……啊!要叫我尼桑!不要叫名字啊笨蛋小鬼!


不要以为你拐走了我的竹马就可以和我平辈了!”

 

 

如果要讲这两个人的故事,二宫和也绝对是讲的最好的人。


有句话叫,旁观者清。

 

 



那时候他先遇见了大野智,后来又认识了樱井翔。


后来他的竹马相叶雅纪也加入了进来


大野和樱井年纪稍大一点,像哥哥一样照顾着他们。


他们四人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二宫和也一直自认为自己是看人看的清的。


国中时他就发现了,年上两个人之间有点不同的气氛。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是每次他转头总能看见他俩在对视,看着对方的眼神也与看他人的不同。

 



眼神啊…这种东西,谁能说的准呢?

 



后来,他家表弟拐走了他的竹马,看到两人互看的眼神才发现,如此熟悉。


他也才明白。


不知道当事的两个人是不是比他还要明白的迟呢?


真是令人悲伤啊,两个恋爱笨蛋。

 

 

 



樱井翔就在二宫的旅馆住了下来,起床睡觉都很规律。


每天也无非去看看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拜访一下以前的朋友和邻居。


只是再也没有去过隔壁的花店。


当然隔壁的花店老板也没有来过这里。

 

 

“啊…这两个人真是…。”旅馆老板二宫和也默默腹诽。“小孩子吗?”

 

 

的确是很久没有回来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但最让樱井吃惊的还是他的老同学相叶雅纪和二宫表弟松本润在一起的事。


好像在一起还有蛮久了?


他也是那天晚上临时兴起下楼,看见他们在楼梯转角接吻才发现的。

 

 


说实话,樱井翔受到了惊吓。


谁会相信几年不见,相叶会从当年的工口变成…那边的人…?


樱井翔认为自己当时一定是石化了,但他还是一个人默默摸上了楼。


这种事情,不要打扰就好。樱井翔一直是这么相信的。

 

 


但是他第二天起床时发现自己裤子一片狼藉时,心情更加崩溃了。


是的。他做梦了。


梦中人他很熟悉,可爱的脸,在樱井翔的梦里一切都变得旖旎起来。


唇如落樱,指如青竹。


一呼一吸都是迷死人的魅惑。


樱井翔捂住脸无声哀嚎,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



 

 

 

是大野智。

 

 



 

难道他也是那边的人吗?


为什么会梦到大野智?

 

 

 

樱井翔在懊恼和羞耻的同时,隐隐感觉到,心里要寻找的东西好像揭开了一角。

 

 

可面目还不可知。

 

 

 

发生这种事情,樱井翔也不好意思把弄脏的衣服交给旅馆去洗。


只好趁着晨色未朗,自己去洗。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这种事情还是很羞耻不是吗????

 

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可在樱井翔心里一直没有揭过去,所以他也不敢去找大野智。

 


是害怕面对吧。

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

 

 

 

樱井翔不敢去,还是有人敢去的。


二宫在闲暇时就会去找大野智。


说是逗猫,实际是报告店里这位新来的S先生的近况。


大野也乐的听他说,但还是不去找那个人。

 

 


三月将近,樱花季也快结束了,大野在赶制樱花糖之外还打算去泡泡温泉。


他的腿有旧疾,泡泡温泉会好很多。


二宫知道这件事,但…樱井翔不知道啊。



所以二宫计划让他俩相遇,在温泉。

 


虽然不是个好场所,但他也没办法啊,谁叫这两个人一直像乌龟一样一直不肯出来呢?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好朋友,好助攻。

 

 

当然,自己一个人是没法完成的。


所以他拉上了自家战友,相叶雅纪和松本润。

 

 

 

 

 

“O酱!我听nino说你腿最近又在疼了,要不要去我家泡温泉?”


相叶进来的时候大野正在画那副他未完成的画。


他一直是有点毛躁的性格,但大野很喜欢和他相处。


“好啊。”


“那今天就去吧?”


“诶??今天吗?”


他想了想,今天也应该没有什么客人,他的画也画的差不多了。


“我们吗?”


相叶忙不迭点头,“嗯!就我们两个!”


大野收拾起身旁的画具,顺便把膝盖上的阿贵放到地上,


所以他没有看到相叶在听到他同意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相叶在成功拐了大野之后就立马给二宫发了胜利短信,


一抬头就看到阿贵在看着他。


他朝着猫笑,还wink了一下,当然是没有成功的。


阿贵眨了眨眼,大大的猫眼里露出了受到惊吓的神情。


他喵了一声,躺下开始舔毛。

 

 


二宫在收到短信后,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啊啦,计划完成一大半了。

 


接下来,就是——

 

 

 

 

 

 

樱井翔在访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之后发现自己实在是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在旅馆窝了两天,打算下楼问问二宫有没有好的去处可以推荐给他。


他觉得自己有点要发霉。

 


“翔桑是想去好地方?那…泡温泉可以吗?”


“可以啊,哪里有?”


“刚好啊,相叶家里就是开温泉旅馆的啊。


好像今天还做活动呢,有他们家的特制食物?


你……”


“啊……那我今天就去吧。”

 

 


二宫给他指了地点,樱井就出了门。

 

 

 

 

 

大野和相叶带上阿贵,两人一猫相伴到了相叶家开的温泉旅馆。


“呐,O酱你先泡吧,我待会儿来。”


大野抱着猫点点头。


 

相叶家的温泉他来泡过很多次,也知道温泉的地方,所以自己也能找到。


他找到以前经常来的房间,换了衣服,抱着阿贵逗了一会儿猫,才开始脱

掉衣服泡温泉。


身体一点点暖和起来,大野舒服的吐出一口气。


大野一到热的地方就会话多,他看着阿贵,想把它抱过来。


阿贵是猫,很怕水,所以躲得很远。


大野智头上盖了块儿毛巾,就盯着阿贵用爪子刨着温泉旁放着的木凳。



人总在温暖的地方容易放松下来,大野一放松就喜欢想很多事情。




阿贵是他捡来的猫。


就是樱井翔离开后的一个月。


他在他们经常经过的街角见到了一只猫。


大野本来是不想养猫的,相比起养猫,养狗不是更好吗?


可是他当时就是神使鬼差把阿贵捡了回去。


这位猫大人在大野家一留就是好几年。


后来大野也渐渐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猫奴。


不仅是因为猫这种生物可爱。


猫是孤独的生物,和孤独的人在一起,可以治愈他的孤独。


大野承认,樱井翔离开之后,他一直很孤独。




这一段时间,大野最近一直在画画或者料理花草。


努力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烦心的事情。



可是一放松,那个人的身影就又浮上心头。

 

 

 

 

 

小镇也不算很大,樱井翔七拐八拐倒也找到了二宫所说的相叶家的旅馆。

 


相叶刚好在旅馆门口,见到他很惊讶的样子。

 


“翔桑?你怎么来了?”

 

“nino说这里有温泉,我想放松一下就来打扰了。”

 


“啊欢迎!翔桑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啊~”

 

 

 

樱井翔接过相叶递过来的浴衣,跟着他来到温泉房间门口。

 

“翔桑你可以尽情泡哦~没有人会打扰你的~”

 

樱井翔微微颔首。

 

 

 

 ——tbc——

要不是老鹅催文…(不


总之变成了双向暗恋的故事了。

 

不要问我我的理智在哪里…

评论(2)
热度(20)
© 阿氧_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