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氧_O

💙俺たちのソング❤️
晚期猫疾

山组SO/山河故人01

so两人都是普通人。

有一点点长,六千字多一点,未完。

文风拖沓请多多包涵。



樱井翔再回到这片养育他的故土,已经是好几年以后了。


苍绿山脉下坐落的小镇,整齐排列的木房子,没有什么突出的建筑,

屋檐下挂着的风铃被风抚动,叮铃叮铃催动了仿佛凝滞了的时间。

他选择在二月末回到这里,正是樱花开得好的时节,空气里都是花的气息,镇上也飘满了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下。

天还未完全亮透,微光渐露于天际,他于风之上听见一声叹息。

 

 

 

 

樱井翔没有预定旅馆。

原本他就是临时起意回来的,没有想到要留多久,也就忘记了要住哪里这回事,

连行李都只有小小的一个箱子和一个双肩包,这可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以往他出行总是要做好一切的计划,事无巨细能精确到分钟,带好所有需要的物品,大大小小能装好几个箱子。

二月末的天气还不是很暖,樱井翔刚刚到达,也只穿了不算厚的衣服,提着箱子走了一会儿便开始感到冷意入骨。

他加快了脚步,想要找到一个临时的栖身之所。

 

 

 

虽然从小生于此,但毕竟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回来了,小镇也有了很多变化。

但是他还是按着记忆中的街道走着,不一会便看到了一座小旅馆。

店面不大,门轻掩着。

樱井翔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敌不过冷意便上前推开了门。

店里很暖和,有淡淡的香味。

樱井翔进来之后并没有看到有人在,他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现,只好出声。

“抱歉打扰了,请问…有人吗?”

他喊了两声之后,便听到二楼有蹬蹬瞪下楼的声音。他转身放下行李,从包里拿出钱包。

“客人您好…”

“你是…翔桑??”

两道声音响起,还未抬头便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声音还有点儿耳熟。樱井很是诧异地转身。

面前站着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都穿着宽松的T,上面印着简单的图案,

看上去应该是旅馆的名字,樱井有在门外看到这样的图案挂在门前。

高的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种很华丽的气质,简单的衣服生生穿出了名牌的感觉,浓眉大眼的,是外国人?

矮的那个猫唇青年白白净净的,微微猫着背,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nino?是你?”

“真的是你啊翔桑?好久不见啊。”

“嗯……好久不见。”

 

 

樱井也没想到他回来第一天就能碰到以前的同学。

不过想想也是,小镇一共也就这么大遇到熟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他倒是挺惊讶,他这个同学样子怎么都没怎么变的。

二宫和他寒暄了几句,看他一脸疲惫也不多说,把他带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让他好好休息。

虽然天已经亮了,也许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樱井累的不行,头一挨枕头便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他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居然没有脱下外套就睡着了。

这一觉不说睡的有多好,但起码让他精神了点儿。

 

 

 

他下楼时二宫在一楼的柜台前算着些什么,看到他醒了问了句饿不饿。

樱井点了点头。

二宫便朝后面喊了一句:“J,客人醒了,把午饭端出来吧。”

被喊到的人从后面的厨房里探出头应了一声:“马上好,别急。”

二宫把樱井带到餐桌前坐下。

“翔桑好久不见啊,你离开多久了?好像有很久了吧…”

“嗯,是有好几年了,快十年了吧。”樱井点点头,“没想到离开这么久,这里变了这么多。也没想到第一个会遇见你。”

二宫听到他这么说也只是笑笑,

“我也没想到会遇见你,我开旅馆也很少起这么早,要不是J拖我起来,我才不会这么早就开门呢。”

看到樱井露出疑问的神色,二宫解释道。

“哦,J就是我表弟啦,叫松本润。很帅是不是~

平时都是我跟爱拔氏在啦,他今天请假了J来替他,J的手艺可不是一般人能尝到的哦~”

说话间,午饭便被松本端了上来。很平常的几样菜,冒着腾腾热气,看上去味道也不错。

樱井差不多已经一天未进食,便不客气地开始大快朵颐。

二宫站起身回到柜台开始算账,“怎么样?J可是我这里的御用大厨哦。”

樱井点点头,不得不说虽然是简单的菜样味道也是很不错的。

“对了……你这次回来的突然…大叔知道吗?”樱井转过身看向二宫,他依旧盯着手中的事物,好像刚刚的发问者不是他一样。

 

 

二宫口中的大叔是大野智,两人共同的同学兼好友。

 

 

樱井翔知道他会有这么一问,但真的听到还是愣了一下。

“他不知道…我这次回来谁都没有告诉。想回来就回来了,离开这么久了我蛮想念这里的花糖的…”

樱井口中的花糖是小镇上的特产,是用当季的花朵作原料的一种糖,好看又好吃,很受镇上人的欢迎。

现正当樱花季,卖的自然是樱花糖。

“这样啊…可惜现在镇上也没有多少人做花糖了,不过你可以去隔壁看看,他家最近在熬糖做樱花糖呢。”二宫撇了撇

嘴,“你要是去,那店主说不定还能给你打点儿折。”

“嗯……”樱井翔不甚在意,继续扒饭,过了一会又吞吞吐吐的问起,“那个…satoshi他怎么样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起他了,他很好啊,开了一家花店,就在隔壁。”

“花店?”樱井翔皱起眉头,“他不是一直都想开……”

“对!他一直都想开的,是面包店。真难为你还记得。不过大叔这个人啦~想做的事情很多啊,他不是还曾经想过做牛郎

吗?”

樱井翔失笑。

的确,大野智这人想做的事情多了去了。

 

 

他还记得,大野智一直喜欢吃面包,国中时一直念叨着要开一个自己的面包店,还要樱井来给他做助手。

那时候,他谈论起未来的安排,眼里都是耀眼的光。

他俩看着天空中飞翔的鸟群,樱井不知道这群鸟急着去哪儿。

大野说,或许是回家,或许是去南方,总归是温暖的地方。

然后他们两人买了花糖,并肩走回家。

十几岁的年纪,最是不安分的时候,大野和樱井两人都染了发,樱井甚至还穿了耳钉。带着锐气和涩意。

那就是所谓的青春的味道

那是谁也想不到未来会发生什么,却什么也不怕的年纪。

 

 

再想起以前,都是令人怀念的事情。

樱井不觉笑起来,胸腔里满是暖意,却被二月末并不和煦的气息打回现实。

酸甜杂陈,冷热交替。味道可真不算好。

樱井放下筷子,站起身。

二宫见他吃完了,便走过来收拾碗筷,顺便还把那一袋不知道什么东西塞给了他。

“他就在隔壁。这个时间,他应该海钓回来了。你去应该找得到他。”

“海钓?”樱井心中诧异,大野智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海钓?听二宫的语气好像还蛮久了。

大野智的这些改变,他并不知道,也未曾陪同。

樱井仿佛赌气一样,没有问出口…他是什么时候喜欢这些的…他统统问不出口。

明明是他缺席了这几年。

樱井心中烦乱,无意识捏着手中的袋子。

摸上去圆滚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二宫收拾好东西转身,看他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捏着那袋子。

“那是花种。大叔昨天喝醉了落在我这里的,你帮我送过去。”

 

 

樱井又磨蹭了一会儿,踏出门时,阳光还算温暖,万里无云,在这段时间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了。

他站在花店门前。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这家店,可是没想到会是一家花店。

谁会在花店的门口挂一个巨大的鱼头挂件啊!而且也没有摆什么花。他一直以为这是一家渔具店。

他紧张不敢进去,手中的袋子被攥紧,有点儿粗糙的质感倒是唤醒了他。他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推开了门。

门上挂了风铃,是蓝色的鱼风铃,推门便有清脆的响。

樱井进门后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环顾四周。

花店里看上去空间不小,四处都摆满了花,各式各样的花。

樱井认识的花不多,也不知道有多少种。

花用白色的花架支撑,整体看上去倒像是一幅画。

他注意到最高处的花架上摆的倒不是花,而是一只猫。

确切的说,是有一只灰猫躺在上面。

灰猫听到声响睁开眼,见到樱井倒也没有叫,而是伸了个懒腰,一跃而下跑进了花架的后面。

樱井一直盯着那只猫,自然也看见了花架后露出的画板,他心中一动,想起二宫说的话,放轻了脚步,悄悄走过去。

果然,他要找的人就在花架的后面。

大野智趴在画板上,睡得正熟。那只灰猫也在他身边,眯着眼睛打着盹儿,尾巴还微微晃动。

他看到,画板上是一片海,层层叠叠,很是广阔的样子。

画画的人的脸枕在胳膊里看不太清,但可以看到额头也沾了蓝色的颜料,看上去有点儿喜感。

花店有着很大很大的窗户,阳光毫不客气的落下来,这一猫一人都镀上了一层柔软的光。

樱井翔看着,呼吸都放慢下来,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温暖到想要落下泪来。

 

 

 

 

樱井翔一直没有出声,看着这一副画面。

大野智看上去很累,眼下泛着青色。

二宫只说这人去海钓了,却没说钓了多久。

樱井很疑惑,到底是钓了多少小时才能累成这样?

樱井看他睡得熟,便不想叫醒他了。而且……

而且这次他回来的突然,临时起意而已,所以谁都没有告诉,谁都不知道。

他真的是离开很久了,久到这个人这个地方都发生了很多变化,自己却不知道。



东京的二月,天气不算明朗。

他待着自己的公寓里,独自一人喝酒,突然萌生了“想要回来”这样的想法。

他回来大概是想要找一个东西。

樱井翔隐隐约约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说不出来是什么。

这个东西,他好像已经缺失了很久,他一直压在心底的那份空缺,终于有一天露出了蛛丝马迹。



在满天满地的灰暗里,他终于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然后他就回来了。

他知道,这个东西要在这里才可以找到。

 

 

 

他离开这里,也是在差不多的时节。

那时候,他刚刚读完国中没有多久,考上了很有名的大学,他也很想出去有一番作为。

少年志气,有一腔热血。

他向来想做就做,也知道留在这里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所以他背起行囊,离开了。

再后来,樱井家也搬到了东京定居下来。

不是舍不得这里,也很在乎这里的人,可是当时的他眼里可看不见这些。

一走就是好多年。

现在快十年过去了,他才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当时,他离开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他独自一人深思着陷入回忆。眼光也不知道投向何处。

这时那只灰猫突然醒了,睁开眼看着樱井翔。他吓了一跳,好像从猫的眼神里看到了鄙视的成分。

诶?猫也会鄙视人吗?他默默腹诽。

樱井翔来不及惊讶,那只灰猫便直接跳上了身边那人的膝盖,伸长爪子挠了挠人脸。

 

 

大野智昨天几乎在海上待了一天,累的不行。

他回来了想画画海没想到就趴在画架上睡着了,睡得正好被脸上毛茸茸的触感唤醒,睁开眼便看见身前站了一人。

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被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跌了下来。尾椎处传来的痛感完完全全唤醒了他,他这才看清眼前人。

“你是…?诶…?翔桑?”

大野智不敢相信。





因为他以前也经常看见这个人…这个于他而言十分特殊的人。可清醒过来便知道这是幻觉。

二宫嘲笑他,说他这是老年痴呆了。

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他本来就是大叔了嘛,都是三十五岁的人了。

他就呆在那里看着眼前的身影,想:这次的幻觉这么真实啊…难道真的像nino说的一样,我老年痴呆了?

所以他伸出手,狠狠地,揪了一下自己的脸。

 

 

樱井也没想到猫会突然把大野智挠醒,整个人都懵在哪里,他还没有想好相遇之后说什么。

他看这人醒了之后看见他喊了一声就跌倒在地上,还撞到了画架。

他还来不及扶,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这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樱井翔觉得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见他突然伸出手揪了一下自己的脸。

可见是下了狠手,这人疼得眼泪花花的。

身边的灰猫跑过去用尾巴扫了扫他的脸。

樱井哭笑不得,这人是怎么了。便直接走过去将人扶了起来。

“疼不疼?”

 

 

大野智听到声音总算是清醒过来,“诶???!真的是你?翔酱?”

“对啊,是我。我回来了。”樱井微微笑起来。

 

 

 

两人终于算是打了招呼,大野智让樱井在花店最大的一个窗户前的桌子旁坐下,自己开始收拾被撞到的画架和椅子。

樱井想一起帮忙收拾,又被大野按回了白色镂着花的椅子里。

樱井也就不动了,和桌子上的灰猫大眼瞪小眼,偶尔瞄一眼那人忙碌的背影。

没想到两人久别重逢会遭遇这样的情景。樱井微微懊恼,早知道应该好好打招呼的…毕竟他们这么久没有见了。

 


“翔桑。”大野的声音打断了樱井与他家灰猫的深情对视。“我还以为我出现幻觉了呢,没想到真的是你。”

樱井看他走过来,坐到对面的椅子上,从桌子上捞起灰猫放进怀里。

“这是阿贵,是只公猫,他好像很跟你合得来哦翔桑~”

樱井看着对面轻轻捏着猫爪笑得一脸温柔的人,莫名一阵紧张。

来路不明,他也不知为何。

大概是这只猫好凶吧。他内心这么安慰自己。

“嗯…satoshi…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樱井说,他只是回来找一个东西,暂住,应该不会呆很久。

然后又是沉默,樱井又开始与阿贵深情对视,想着说点什么缓解尴尬。

突然又摸到的那个袋子,想起这个袋子的归属……

“这个,是nino让我带给你的。”

大野接过樱井递过来的袋子拆开看了看,道谢。看他一直盯着自己又解释道,“这是花种,香槟玫瑰的花种。”

“香槟玫瑰?”

“对。我最喜欢的花。可以用来许愿的花哦,也有人叫它心想事成花啦~等它开花了我送给你好不好?”

樱井静静听着这人不停说着关于香槟玫瑰的事情,不禁好笑。

 

 

这个人啊,终究还是没有变。

虽然变黑了一点,原本的棕色发也染回了黑色,软趴趴的看上去很可欺的样子。

谈及自己喜欢的东西时眼睛就会充满了神采,让人无比向往他眼中的那个世界,樱井翔知道。

因为……他也曾经向往过。

不爱说话的习惯没变,只对自己话多的特点也没有变啊。

 

 

 

樱井看着他不停的说,说到兴起眼睛里都有光芒,好像回到了以前,好像这十年的分别都只是暂别不足一提而已,

突然就酸涩了眼眶,心脏微微抽疼。

他低了头,掩饰自己的窘态。

大野看他这幅样子,便停下了说话。

“翔桑?你怎么了?”

“啊没事…”樱井摆摆手,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呐…satoshi…这…这几年…你还好吗?”

大野智听到此话安静下来,摸着阿贵的肉垫,“我?我很好啊。这几年我有想念翔桑哦!”

樱井翔抬起头看着他,“satoshi,你听我说。我这次回来…我…虽然有点唐突,但我想告诉你。这几年,我一直在外面生活,没有回来过。我一直…一直很”

话未完,便被打断。

却不是大野,而是隔壁的二宫。

二宫提着一袋猫粮进来,“大叔!你在吗!阿贵!我给你带吃的来了哟!”

樱井见二宫进来的凑巧,便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樱井也知道他不是很愿意提起此事,便只好先作罢,约了下次再见就离开了。

 

 

 

大野智心里无比感激二宫的到来。

他没有打断樱井的话,是因为他也想听听他离开这么久的感受。

可是他也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这个昔日的暗恋的人,他几乎忍不住要质问樱井当年为什么要离开了。

其实他是知道的。

樱井当年是为什么要离开。

可是他不知道,樱井现在又为什么要回来。

既然已经离开了这么久,又何必回来招惹旧人呢。

可是他没有问出口,问樱井想回来…到底是要找什么?

心里思绪万千,从见到樱井翔开始,大野就几乎想要哭出声。

幸亏,幸亏二宫来了。

让他不至于暴露自己的情绪。

 

 

 

 

 

他们两个是邻居,从小的邻居。一起长大。

大野和樱井两家交好,大野智先樱井翔一年出生。

樱井翔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俩家还订过儿亲,后来生了男孩儿才作罢。

大野有个姐姐,喜欢给大野穿裙子。

有一次,樱井来他们家玩,大野姐姐给大野换了裙子,说大野要给樱井当花嫁。

两人当时还小,居然当了真,此事被两家人一直笑话。

后来大野和樱井两人一起上了小学,国中,两人一直形影不离。

再后来到了大学,大野考了美术院校,樱井则考上了个很有名的大学,去了外地读书,后来樱井家也搬走了。

大野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就这么分开,一面都不见就是近十年。

大野意识到自己喜欢樱井,是在十几岁的年纪。

他当时不以为然,认为只是简单的友谊,直到樱井离开,很久都没有回来,他才察觉到,这种感情不是友情。

这种痛到心里的感情,才不可能是友情。

是小小的爱情。

可是大野那时候不知道,后来他知道了,又不敢说出来。

只把这份感情压在心里,一个人翻阅。

可是感情堆积厚了,总是有人能窥出端倪。



二宫就是看到这份端倪的人。

 

 

——tbc——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你能看到这里我已经很感激QAQ

原本是打算快点写完没想到爆了字数…。

灵感来自《山河故人》这首歌也是电影,贾樟柯是我最喜欢的导演////想写出电影里那种感觉我发现我失败了,到了后面越来越甜的感觉了…。

大概是翔贺,我会尽快写完的相信我!!

翔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w

评论(1)
热度(31)
© 阿氧_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