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氧_O

💙俺たちのソング❤️
晚期猫疾

#迟到的祭文(大雾##献给伊利亚#

为什么现在才发我也想不明白…好像是我忘了…明明早就写了///只来得及在空间发了一遍orz

图侵删[lof必须配图才能发我也是醉…。

——————————————————————————————————————————


亲爱的伊利亚:


冬天又来了。我们这里下了一场大雪。是的,大雪。足以覆盖一切的大雪。到处都是一片茫茫。这使我想起了你。


我的家人一向都是不讨厌甚至喜爱这个季节的。尽管他冷酷,而且无情。天气时好时坏,农民常常是靠天吃饭的,以自己的勇敢来挑战任性的大自然,挑战一切。


而来自西伯利亚的你,常让我感受到大自然的残酷与迷人。西伯利亚的环境最为恶劣,且变幻莫测。就如图你一样。“常能给人以希望,也能让人大失所望。”


你性格多变,率性而为。


有时像广袤雪原上的凛凛寒风,扬起的是雪花亦或是其他,令人心惊;有时也像美丽的冷阳,即使没有温度,却依旧给人以生的意念。


我或许能够想象与冬将军相伴成长的你,所历经的痛苦无奈,但我却没法感同身受。一个民族的形成与一个人一样,受到周遭环境与所经历的种种事情的影响。大抵斯拉夫民族都是乐天知命的。


我想起你哼过的一首歌:“大自然没有坏天气,风霜雨雪都是上帝的赐予。”


来自大自然的惩罚是残酷但直接的。


你我曾是战友,我怀念我们一起作战的日子。


大概是因为老了,或者是和平的日子过久了,经常想起以前。当年的我们一起作战的小伙子现在已是满面纵横。我还记得你的妹妹娜塔莎,我可以这么称呼她吗?她的歌声真好听,像黄鹂鸟儿。那时候她的歌声给与我们生的希望。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我一直想问,她的歌里,那位叫做喀秋莎的姑娘,是否找到了她的爱情?


你曾说过无法看懂我。你和我所经历的,是那么相同又如此迥异。


对于当年的事,我想对你说句抱歉。但我不后悔。我的家人需要一个好的时代。他们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为了自己想要的,并不多的一切而努力。我不能再让他们失望了。


列宁先生不也是为了国民的“面包”而发动革命的吗?


我不比他,可希望的结果是一样的。


我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和鼓励。但是,为了我的家人,我们不得不走上不同的道路。


伊利亚。伊利亚同志,你始终是我的好战友,老大哥。


而这句抱歉我竟未能成功对你说过。


一向自诩活得够久,看得够多的我,那天接到消息也是吓了一跳。那时我们已经不常往来,从遥远北国传来的消息让我得知你身体已经不复从前。繁重的国事和巨大的压力让你倒下了。可我没有想到你竟会成了这样。


当我赶到广场时,旧的旗帜已经降下,新生的三色旗飘扬在凛冽风中,在青空的映衬下更为显眼。


而你,不知所终。


你到底是去了哪里呢?伊利亚。


后来,我见到一个和你很像的孩子,不,简直是一模一样。(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你的胞弟了可你从未提到过你有兄弟)一样的白金发色,一样的紫色瞳仁和东斯拉夫人的高大身躯。但我就是觉得他不是你,尽管你们那么像,让所有人都吓吃了一惊。莫名其妙的直觉。


叫伊万?对吗?他是你的继任者吗?


伊万的出现让我害怕起来,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当年的大秦,就是你们所说的罗马,也是这样不声不响地消失。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你呢?伊利亚?你也像大秦那样消失了吗?


这就是“盛极必衰”的真理吗?


大秦当初是多么强大的国家啊。


但是,伊利亚,你该知道的。没有人会是永远的王者。你是,阿尔是,我也是,所有人都是。


当年,虽远去但我依旧铭记的当年,我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去,可没想到还活了下来。天朝上国也变成了笑谈。(看着后辈渐渐超过自己的感觉真不好受)


你呢?


当时,看着旗帜降下时在想些什么呢?


无奈?不甘?还是其他?


可惜我现在没法亲口问你。你也没法告诉我了。


辉煌的六十九年,你留给世人的巍峨背影和不朽神话。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你和阿尔是如此相似的人。都有着骨子里的傲气。两头雄狮相斗,除非一头被杀死,不然只会两败俱伤。


你是那样不肯屈服的人,又怎么会听我的劝呢?


现在的世界比当年好多了,可惜你看不到了。


战争的残酷逐渐洗刷在和平的美好里。


我最近很好。上司锐意改革,家人们日益富裕起来,弟妹们都好,湾湾也快回家了。你当年向我描绘的美好生活,我正一点一点实现他。


毁灭之后的重生,竟是如此艰难。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现在一个人走着,就愈发怀念起从前。


我至今都是感谢你的。


我也会一直走下去。


我始终相信殊途同归。


我想念你。我亲爱的战友,亲爱的同志,伊利亚。


愿你安好。


王耀


2014年12月26日


——————————————完——————————


by:阿氧


评论
热度(6)
© 阿氧_O | Powered by LOFTER